漫話鐵觀音1
  林筱聆專欄
  (作家,現居福建安溪)
  “我生活中賞心樂事之一,便是晨起一壺佳茗在手,舉杯品飲,神清氣爽。一天的寫作也常常是從品茗開始的……”這是散文家何為在《佳茗似佳人》一文中對於安溪鐵觀音的生動描述。他是一個嗜茶之人。
  晨起,洗漱完畢,拿一泡上好鐵觀音,燒一壺沸騰的水,沏上一杯香氣高長的秋茶或底蘊深厚的春茶,就著幾絲輕風,或在家中廳堂,或在庭院里,或自斟自飲,或與親人同品,頓覺舒暢,一股清明之氣通達腳底,昨晚淤積體內的酒精雜物渾濁之氣通通被驅逐出境。
  嗜茶者多有養壺的習慣。一把上等的紫砂壺,卻不用來泡茶,而用來盛茶水。每一泡茶的第一遍和最後一遍茶水都在滋養這一把好壺,泡茶過程中的每一次剩餘的茶水也不會輕易倒掉,全部用來沐淋此壺,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經年過後的茶壺,據說,因為吸入太多茶水,不用裝入茶葉,亦可隨時斟出香氣四溢的茶水。
  嗜茶者不可一日無茶,身邊更不可一時無茶。即使在出門遠行時,他們亦會隨時攜帶幾泡好茶、一副茶具,這樣即使到得一個不以飲茶為俗的地方,只要有開水,隨時都可以享受這天之尤物所帶來的芬芳與甘露,而這是其它任何佳釀所無法比擬的。
  對於嗜茶者來說,得到一泡好茶甚至是絕無僅有的好茶那是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。得到一泡極品鐵觀音,嗜茶者都不會獨享其芳,總是邀上三五茶友一同分享,共品佳茗、鬥茶論道。觀形,聽聲,察色,聞香,品韻。
  同為佳茗,雖都風情萬種,卻總各有千秋,相比之下總顯見高低。這一泡香氣高長,但茶水底氣不足,韻味欠佳;這一泡茶水飽滿、茶韻豐厚,香氣卻略顯單薄;這一泡湯色澄黃,入口滑爽,滋味又少了些什麼;這一泡甘醇有餘,湯色又偏泛紅,香氣中帶有些許濁氣,清雅不足……一遍下來,可能這一泡略顯見長,而二遍下來,又可能那一泡稍長風騷,不到三遍是很難對幾泡好茶下結論的。
  常常爭得面紅耳赤,常常是得理不饒人。而在這種爭鬥中嗜茶者卻體驗到了一種酣暢的快感,更升華了欣賞的境界。三遍後,高低自然見分曉。好茶愛與好茶相媲美,一比見高低;好茶又怕見好茶,畢竟一山不容二虎,相形見絀下的遜色總讓原本自信心十足的人充分領略“山外青山樓外樓”,茶外有茶的情形。但只是一時的不服氣,無論是敗下陣來的,還是占了上風的,都會在鐵觀音的美妙中共同品尋、探討……每一泡好茶的茶主也便在這種鬥茶中找到了與自己心性相合之人,來年,還找你鬥。這就是嗜茶者在鬥茶中勾兌出的美妙情趣!
  嗜茶者,嗜於茶的香與韻,嗜於茶的性與情,在於茶的嗜好中養出自己如茶般的心性——至清至純至情至美。  (原標題:嗜茶者說 )
創作者介紹

雛菊

bb00bbgw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